世界上最远的距离——重视眼前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3日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 而是你不知道对我来说有多难;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生死,

而是你不知道我有没有得到我的福利;世界上最远的距离, 不是生死,

而是我没有房子住, 你不知道;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 而是我没钱看病。
       你不知道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死,

但你不知道我没钱过节;我是满族公民, 户籍在上海(隶属于上海市闵行区江川路)。
       我的少数民族福利(民族津贴、一次性政府临时价格补贴、救助、保障性住房等);我祖父的伤残福利(生活补助、生活必需品、一次性政府临时物价补贴、医疗补助、救助、保障性住房等);外婆的养老福利(养老、救助、医疗补贴、居家养老、保障性住房等)和居民福利基金已经在财政上拨付, 但居民没有领到。
        (街道救助站蔡慧明、电驿居委会民政干部王桂英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