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双创”代表了国家层面的战略意图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5日
       互联网金融支持的股权众筹, 在创新领域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从不同的角度有很多观察, 所以要有改革的智慧。
       股权众筹与互联网的对接, 要顺势而为, 顺势而为, 从发展的角度鼓励创新, 同时理性地推动规范的形成。第三次工业革命 在今年两届《政府工作报告》的正文中, 总理积极肯定了“互联网”下的创业创新, 随后与各界人士讲述了他是如何体验购​​物的上网, 在中关村创业。公园里的年轻人一起喝咖啡。这一系列行动所表达的态度是大力支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从“互联网”到“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逻辑衔接, 显然代表了国家层面的战略意图。在我看来,

这个战略意图就是要实现改革开放新时代伟大复兴的目标, 这是我们三十年来坚定不移地贯彻落实邓小平提出的三步走的方针。 “互联网”是一个必须把握的战略问题, 才能在这种背景下与时俱进。 “互联网”这样一个概念, 站在学者的角度, 我想把它解读为一个连接人类社会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重要概念。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基本特征是新经济时代的信息革命。信息革命的代表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不断更新换代, 各种技术创新就是体现。这种革命性的力量在我们面前变得越来越清晰, 影响着我们所有的行业、企业、投资者以及经济和社会生活的领导者。域的每个特定单元。移动互联网带来的存量刺激、粉碎和重构的机制, 我认为这是以“互联网”为背景的更广泛的新一代信息技术, 以及支撑第三次工业革命背景下的供给机制创新。我们看到, “互联网”带来的互联网金融是一个特别有吸引力的领域, 它与我们的众筹业务有着内在的联系, 与国家的现代治理有着天然的联系, 在供需互动上有着明显的创新。要求。特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强调从基层, 从社会底层, 给予创业创新的机会,

从而形成大量的机制。我们不否认政府应该发挥更进一步的作用, 政府监管始终是必要的, 但当前的主导趋势应该是利用“互联网”将互联网金融、互联网众筹和互联网制造融入现代农业, 目标整个国家的形成。发展、升级、提质的总体要求相结合。最后, 落实总书记的话,

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我们奋斗的目标。 “互联网”带来的机遇和风险 另外, 我想强调的是, 我们要处理好机遇与挑战并存的局面, 如何处理好“互联网”与创业创新之间的发展与监管关系。 “互联网”与互联网金融有着一系列广阔的前景,

但与此同时, 创新与风险的矛盾始终存在, 并存。任何经济运行都有风险, 创新的风险更大。中国硅谷的经验我们不用多说我在自己的国家有经验。 1990年代初, 互联网刚刚兴起, 在北京, 我们金融研究所的办公​​室就在万寿路附近, 靠近公主坟。那时, 公主坟已经在岛中部有一栋写字楼。在这座写字楼里, 我走访了活跃在互联网上创新创业的企业。当时他们有很大的品牌效应, 但几年后, 这些公司大部分都消失了, 旁边还有更多像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 , 以及马云作为企业家的辉煌成功, 但很少有人回想起马云成功背后的失败案例, 而这些案例非常宝贵。这些失败者不一定会破产。目前的有限责任可能让他成为进一步发展的最后基地。在这个基础上, 有史玉柱这样卷土重来的先例, 但不可否认, 这里存在诸多风险。同时, 还有一个方面, 就是在将“互联网”作为国家战略实施的过程中, 国家公共电力系统如何看待“互联网”带来的风险。比如, 有人指出, 互联网金融概念出来后, 互联网金融P2P平台上出现了一系列案例, 直接出现了一些诈骗、绑架等案例。我们必须高度重视这种情况。中央银行领导等政府的一些有影响力的人, 在早期就积极肯定, 永远不会扼杀互联网金融, 希望在互联网的发展中形成一些必要的制度约束, 但中央银行的领导央行有如此明确的态度后, 我注意到, 很快在一个著名的论坛上, 一系列官员轮流发言。其实那个论坛里的声音是大家都在强调风险很高。这种风险不是创业成败的风险, 而是与作弊、拐卖相关的风险, 要严控、早管。我们现在看到, 政府已经进行了全面的处理, 并提供了一些文件依据。
       关于互联网金融, 已经形成了初步的规范, 可以作为我国法律体系中正式文本的字面依据。一开始对文件的很多方面的考虑肯定是不周到和粗略的, 但有总比没有好, 我已经注意到了基本精神。虽然看到了一些行业内看似严格的规定, 但毕竟在政策意图上给出了创业创新的导向和鼓励的含义。
       实践创业与风险的“求最大公约数”相关词汇, 哲学思维是发展与规范的两个关键词, 在中国改革开放过程中被反复讨论。在当前的“互联网”概念下, 我们有必要继续做一些相关的讨论。最后, 简而言之, 我们在创业创新的过程中显然有灵活的空间。对于很多新事物, 没有明确的依据。我们必须观察并允许试错的过程, 在一些正确的事情上形成共识, 然后再争取发展。同时, 必须有观察风险后需要遵循的规范。措施, 尤其是我们无法承受我们无法承受的系统性风险。所以, 一个是发展中的规范, 一个是规范中的发展, 这两种观点各有千秋, 但要开辟新局面, 摆在最前面的是发展的规范, 即在防范风险的同时, 要特别注意鼓励创新先行, 允许这样的发展。形成它的创新过程。然后我们可以在发展和我们看到的地方引入规范发展的条件约束。
       在这种限制惯例的情况下, 它一开始是一个红头文件, 到了一定程度就上升为法规和法律。经过几年的创新和实践发展, 中国将在互联网连接的各个方面制定特定领域的法规和互联网金融法律。 “互联网”的概念, 以及将创新与互联网联系起来的高层次法律规定, 不能一开始就像猫一样运作,

束缚了所有创新者的手脚。我们今天特别强调的股权投资众筹的传播机制, 其实是一个需要我们从宏观到微观层面进一步建立创业创新共识的概念。中国社会具有现代性, 当然必须有法制和民主, 但我特别看重的是建立在法制和民主基础上的共和。如果只强调法制, 把黑白字理解为法制, 每个文字都放在这里, 但制度的低层次是“刀法”, 真正的现代制度是“治水” ”。我们现在真正需要的合法程度是通过规范的选择来形成所有的公共权利, 并且是由公众的意志形成的。但如果把民主简单地理解为少数服从多数, 那它肯定会变成多数的暴政。因此, 必须形成包容的共同发展机制。即使是少数人的利益导向, 他们的诉求也应该能够表达出来。
       形成不同利益诉求的最大公约数,

这是走向共和、互利共赢的时代, 我认为“互联网”就是这样一种做法。如果每个人都按照互联网来思考, 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竞争中谁赢谁输的问题, 而是一个共赢的局面, 每个人都寻求互助, 发展共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