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幽冥录》_莲蓬鬼话_论坛_天涯社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5日
       第一个故事:桃花源人随地, 地随天, 天随道, 道随自然——宋代《桃道真经》(1.寒食节), 东京,

景国元年。 汴河中的小船乘着东风, 白帆如翼; 城里的大街小店, 人头攒动, 人声鼎沸。 车流量大, 过虹桥, 进入城楼, 街道人烟稠密, 商铺、作坊、客栈、民居交织毗邻; 皇街上, 骑马、坐轿、拉车、扛着包袱的人络绎不绝, 学者、农民、商人、男女老少等。 清明节期间的商河是属于他们的。 京城分宫、内、外三道城墙。 由皇城南中部的宣德门向南, 经过历城的朱雀门, 直达外城的南浔门, 当时称为御街。 路宽200余步, 两旁有皇廊。 是汴京最繁华的街道。
        广场市场开放后, 越来越多的商家在街道两旁开设店铺。 此后, 宵禁解除, “夜市”、“早市”和“鬼市”在该市逐步发展起来。 归根结底, 第五只手表重新开启; 还有一个热闹的地方会持续一整夜。 这座汴京也变成了一座不眠之城。
        御街东边, 一直延伸到玄德楼门南边, 原来是一条很简陋的小巷, 叫界神巷。
        不知从何年何月, 这里陆续出现了好几家旧货店。 久而久之, 一些旧货店逐渐演变成古玩店, 继而出现了一些石雕、玉器、毛笔、砚台、字画等店铺。 在这里打开。 界深巷的尽头, 有一家古朴典雅的店铺,

名叫齐云楼。 这座小楼有两层高, 看起来像个当铺。 一进店, 就可以看到紫檀架子上随意摆放着一些古色古香的玩物。 真香飘出, 入口处的两盏长鑫宫灯, 让整个店面显得更加神秘幽静。 齐云楼掌柜, 人称齐舞娘。 五娘平时身着月白窄袖长袍, 身着淡蓝色裙裾, 头戴云髻, 斜插碧玉簪。 她美丽而端庄, 有着清晰的肌肉和美丽的骨骼。 希望和平与安宁。 店里有个帅气沉稳的小伙子, 名叫莫明; 还有一位妩媚玲珑的丫鬟, 名叫齐淼。 没有人知道这家商店是什么时候开业的, 也不知道它们是从哪里来的。 故事从这里开始……风暖, 雾清, 池满春。 是堂前无月, 冷食阴沉沉的。 界深巷, 齐云楼, 后厨。 七淼捏着手指, 期待寒食节的到来。 寒食节, 又称百五节, 是冬至后的第一百零五天。 这对于“妖以食为天”的棋手来说是难以忍受的, 所以早在寒食节前两天的烹饪日, 她就和五娘一起去厨房提前炒炒。 为冷食节做好准备。 五娘打不过她, 所以按照宋人的风俗, 还给齐淼和墨明做了一些“冷具”。 首先, 我把面团混合起来, 然后煎了一些麻花和饺子。 这些油炸食品经久耐用且易于食用。不需要加热, 非常方便。 后来, 我想起了去年寒世节时七淼从大相国庙会打包回来的胶笔。 它的形状像一个糖葫芦, 很可爱, 所以我用糯米粉、面粉和麦芽糖做了一些小球, 然后炸了。 煮熟后用竹签串起来, 外观还不错。 她三天都热不起来。 光光吃油炸的东西吃得紧紧的, 五娘怕她生气, 就想着自己准备点蒸糕。 寒食节原本是为了纪念春秋时期被晋文公烧死的著名学者介子推。 为了迎接这个场合, 人们用面条制作了装满枣的飞燕。 挂在门楣上, 表示他从未忘记介子推的高贵风范。 这个“紫腿岩”做起来并不难。 面团揉成燕子的形状。 蒸熟后, 内嵌红枣。 它柔软蓬松, 非常好吃。 祁淼今天起得很早, 头上戴着飞仙髻, 身穿玫瑰暗纹长袍, 丝质素色裙, 外头披着孔雀妆和细缎边的粉色丝质长袍。 又亮又漂亮。 她跑到厨房, 跟着五娘帮忙。 “紫腿烟”快要蒸的时候, 七淼闻到枣子和固体飞燕的香味, 放下手中的柴火, 笑道:“好香, 五娘, 我试试 这个蒸糕给你, 还是很好吃的。” 五娘笑道:“我不敢打扰你, 我不知道去年是谁, 他们答应过在齐云楼门口挂三个‘紫推烟’, 但莫明的柳枝一直没有。 破了呢。回来吧, 这只燕子不知为何飞进了你的肚子里……”七淼不好意思的道, “五娘, 你亲手捏的燕子, 我不吃, 我就把它们挂在上面。 门, 肯定会化作哑燕飞走, 岂不是浪费?” “行了行了, 还是邋遢, 小心烫伤。” 五娘拿出两个“紫腿烟”, 放在盘子里。 他递给齐淼:“也给墨铭一个。” 齐淼接过刚出炉的热气腾腾的蛋糕, 将滚烫的左手换到右手边, 含糊道:“莫明在前厅,

我在柜台后面看书, 最近在 每天都在看《桃花源记》, 讲当今世的浮躁, 追求享乐, 远没有桃花源里淳朴的民风那么简单。
       五娘, 我觉得还有 " “哦?难道齐淼也想和那个武陵渔夫一样, 误入桃花源?” 五娘问道。 齐淼盯着那碗麦芽糖, 摇头:“那不是, 我是想掐死一个渔夫, 为什么非得要一大碗麦芽糖?” 说完, 他就冲到前厅,

给墨明送上蒸糕。 . 岁月的味道, 岁月的芬芳。 五娘似是想到了什么, 只见她搅起一股麦芽糖, 缓缓地画在糖纸上, 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意:“哦, 桃花源, 还没有 被这个世界遗忘了这么久, 说我好久没起来了……” 片刻之后, 糖果包装纸上出现了三个栩栩如生的小糖果人。